• <acronym id="ttkhp"><sup id="ttkhp"><nav id="ttkhp"></nav></sup></acronym>

        <optgroup id="ttkhp"><em id="ttkhp"><del id="ttkhp"></del></em></optgroup>
        <span id="ttkhp"><sup id="ttkhp"></sup></span>
        <acronym id="ttkhp"><sup id="ttkhp"></sup></acronym>
            油趣

            2020全球能源獎,中國石油行業有1人入圍,猜猜他是誰?

            根據全球能源協會的新聞處消息,2020全球能源獎潛在的獲獎者包括美國(五名)、澳大利亞(三名)、中國(兩名)、德國、希臘、丹麥、意大利、日本等國的19名科學家。具體獲獎名單將于9月8日該協會國際委員會閉門會議后公布。

            全球共有20個國家提交了233份候選人名單。相比之下,2019年只有12個國家提交了39份候選材料。

            全球能源協會創立于2002年,由PJSC Gazprom、“Surgutneftegas” PJSC和PJSC FGC UES聯合支持,主要負責管理、協調和頒授全球能源獎,以及落實若干其他項目。全球能源獎每年評選一次,授予幫助解決最嚴重和最具挑戰性能源問題的理論家與實踐者。

            從2019年開始,該獎項分為三類:”傳統能源”、”非常規能源”和”新能源使用方式”。7月21日,全球能源協會發布的“2020全球能源獎”入圍名單如下所示:

            “傳統能源”類

            1. Richard Jay Goldstein (美國) – 熱能

            2. 王德民(中國) – 燃料和能源資源的勘探、開采、運輸和加工

            3. Carlo Rubbia (意大利) – 核能

            4. Yang Dong Zhao (澳大利亞) – 電力

            5. 何金良(中國) – 電力

            “非常規能源”類

            1. 楊培東(美國) – 可再生能源

            2. Adolf G?tzberger(德國) – 可再生能源

            3. Jay Keesling(美國) – 生物能源

            4. Peter Zelenay(美國) – 燃料電池和氫能

            5. Masahiro Watanabe(日本) – 燃料電池和氫能

            “使用能源的新方法”類

            1. Eli Yablonovich(美國) – 有效利用能源

            2. Nikolaos Hatziargiriou(希臘) – 有效利用能源

            3. Xingguo Yu(澳大利亞) – 能源效率

            4. Andrew Bruce Holmes(澳大利亞) – 能源使用的新材料

            5. Henrik Lund(丹麥) – 有效利用能源

            自2003年設立該獎項以來,來自13個國家的39名科學家獲得了該獎項:澳大利亞、奧地利、英國、丹麥、冰島、加拿大、俄羅斯、美國、烏克蘭、法國、瑞士、瑞典和日本。獎金為3900萬盧布(約384萬人民幣)。

            由于冠狀病毒大流行,2020年頒獎的日期和地點尚未確定。

            咱們中國石油和天然氣行業的王德民院士,不負眾望,順利入圍。

            2020全球能源獎,中國石油行業有1人入圍,猜猜他是誰?

            王德民,中國工程院院士,1937年2月9日出生于河北省唐山市,是著名的石油開發專家、中國油田分層開采和化學驅油技術的奠基人。

            現在,王德民院士不但在石油行業有口皆碑,而且曾經前幾年紅遍整個互聯網,起因是他當年在北京石油學院的一張學籍注冊卡上的照片。諾,就是這樣的。

            2020全球能源獎,中國石油行業有1人入圍,猜猜他是誰?

            俊朗的外形和憂郁的眼神傾倒了無數網友,被稱為“最帥院士”。

            這是因為王德民具有中瑞混血血統。王德民的父親王世貴,本來是唐山工程學院的校醫,1924 年前往美國紐約學醫,在那里和一位從瑞士來的異國姑娘相識相戀,婚后,她隨王世貴不遠萬里來到中國。王世貴給妻子取了一個好聽的中國名字:文安清。1933 年年初,日寇占領遷安,很快唐山淪陷,學院也隨即停課,不得已,父母到當時英國人控制的開灤煤礦找了一份工作。1937 年 2 月,王德民降生在這個知識分子家庭。

            1955年,18歲的王德民參加高考,各科獲得近乎滿分的優異成績。原本以為能上清華或者北大,但是令他怎么也沒想到的是,最后竟然被排在第五志愿的北京石油學院(今中國石油大學)給錄取了。

            因此,他曾經說:“不是我選擇了石油,而是石油選擇了我?!?/p>

            在石油學院的5年中,他門門功課都是5分,不但是校運動隊的主力隊員,又是全校3名模范學生之一,1960年即將畢業時,學校還有意將他留校。但在那個百廢待興的中國,外國把“貧油”“缺油”的帽子扣在我們頭上,聲稱中國沒有石油,為了改變中國“缺油”的現狀,王德民想到最需要的一線去,他放棄了分配在北京的優越工作,毅然奔赴我國剛發現的大慶油田,這一待就是50多年。

            在大慶油田,他被分配到采油地質室測壓組,參加了松遼石油會戰;他做著最粗笨的活,每天和工人乘著絞車下井測壓,千米以下的儀器,全靠他們用絞車搖上來,睡在又臟又臭的牛棚,但卻毫無怨言。他發現當時國際通用的“赫諾法”沒有考慮井與井之間的干擾,隨著油田開發時間的延續誤差會越來越大。王德民立志創造出中國自己的分析解釋方法,自學俄語研究數學推導方面的蘇聯資料,他白天扛著又笨又累的儀器,晚上還要獨自在牛棚研究國際先進的探測方法。

            在廢寢忘食、連續奮戰100多天后,他在牛棚推導出符合大慶油田實際情況的油井壓力計算公式,命名為“松遼法”,比“赫諾法”要精確兩倍。

            一個剛畢業的小伙,解決了當時國內專家最棘手的問題,王德民的名字開始震懾無數人。

            其實這只是王德民小試牛刀,真正對中國石油開采最有價值、讓他聲名遠揚的,是在分層開采工藝和化學驅油技術領域的突出貢獻。

            在油田產量上升階段的70年代初,經過連續十多年的開采,大慶油田出現地層壓力下降、原油產量下降、含水量上升等問題,王德民帶領同事們連續攻關一年多,歷經上千次的試驗,成功研制出中國自己的偏心配水器:比國外同類產品輕1/2,短2/3,應用后配水合格率由30%提高到70%以上;這套偏心配水工藝獲國家發明二等獎。

            1978年,王德民調到大慶石油管理局擔任副總工程師,不再單槍匹馬搞研究了,而是組織大批科技人員進行整體攻關;針對大慶油田薄油層難于動用問題,他領導研究了限流法壓裂技術,一次可壓開20至30個薄油層、最多一次壓開70個薄油層,國際上類似的技術一次只能壓開3至4個油層;這項技術的突破使大慶油田可采儲量增加6億噸,等于又找到了一個大型油田,推廣使用后每年為油田增產100多萬噸原油,確保了大慶油田第一個十年穩產目標的實現;另外他分析中發現整個油田地下油層壓力過大,繼續強化注水可能造成大面積水淹,提出了由自噴采油逐步轉為機械采油的開采方式,實施后,確保了“六五”期間油田在注水壓力略有下降的前提下實現高產穩產,并使套損井數大幅度下降,同時為“七五”進一步延長穩產期提供了保證。

            1986年,王德民成為了大慶石油管理局總工程師,這時的大慶油田進入高含水(超過80%)期,他研究的重點放在了提高采收率的三次采油技術上,帶領1000余名技術人員對8個系統工程的兩百多個科研課題進行攻關,其中用聚合物驅油的方法三次采油,已取得提高油田采收率的明顯效果。通過試驗研究,與水驅相比提高采收率12個百分點,僅1996年一年,以聚合物驅油為主的三次采油技術就為大慶油田增加了五六百萬噸的產量。1996年后大慶油田建成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聚合物驅三次采油生產基地,整體技術水平達到了國際領先,使大慶油田5000萬噸/年的產油量連續穩產了27年,創出了世界同類油田長期高產穩產的奇跡。

            針對目前國內外油田開發迫切需要解決的重大技術難題,他帶領多個項目組,在聚合物驅油技術的基礎上,組織研究開發了“堿—表面活性劑—聚合物”三元復合驅油技術,經過8個現場試驗可使驅油率增加50%;他致力研究的泡沫復合驅、二元復合驅、同井注采等四次采油工藝已投入應用性試驗,在世界上首次成功實現了泡沫復合驅油技術,提高采收率30%左右;他還在研究“凝合劑彈性增加洗油效率”等課題,并考慮“改進活性劑加堿工藝”,以研究出一整套適合化學驅油的采油工藝。

            這些技術的攻關成功,可以毫不夸張的說,大慶油田之所以能夠實現27年連續產量5000萬噸以上的高產穩產,王德民院士功不可沒。

            十年時間里,大慶油田運用聚合物技術采油高達一億噸,平均采油率高出世界水平40%,相當于找到一個儲量上億噸級的新油田。

            當美國能源部的高層來大慶油田考察時,也由衷感到佩服:我們美國人沒有做到的事情,中國人做到了。

            他開創的“松遼法”、“偏心配水、配產工藝”和“限流法壓裂工藝”為代表的處于世界領先地位的分層開采和測試技術,仍在推廣應用,對大慶油田長期高產穩產起到了重要作用,并在全國其它油田也進行了廣泛應用;他提出并組織完成的達到世界先進水平的“大慶油田長期高產穩產注水開發技術”系統工程,是支撐大慶油田1981年至1995年期間高產穩產5000萬噸以上的主要技術手段;他首次提出了聚合物粘彈性可以提高驅油效率的理論,組織并作為主要研究者發展了居世界領先水平的化學驅提高采收率技術,支撐了大慶油田5000萬噸年產量連續穩產了27年,創出了世界同類型油田長期高產穩產效果最好的佳績;近年來,他致力于研究的泡沫復合驅、二元復合驅、同井注采等四次采油新工藝,已投入應用性試驗。

            他先后共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1項、一等獎2項、二等獎2項以及國家技術發明二等獎3項,省部級發明創造和科技進步二等獎以上24項,并取得國家發明專利15項,其中7項獲國際專利。并榮獲了世界石油工程師學會(SPE)“杰出會員獎”和“提高采收率開拓獎”,被授予“終身會員”榮譽稱號。2009年獲何梁何利基金“科學與技術成就獎”。2016年經國際小行星中心命名委員會批準,獲得國際編號為210231號小行星命名為“王德民星”的崇高榮譽。

            如今,已經83歲高齡的他,是東北石油大學的特聘教授,依然正常為學生授課,依舊頭發梳得齊整锃亮,經常在黑板前一講就是一上午,忘記休息,忘記喝水。

            他開創了中國油田分層開采和化學驅油技術的先河,是蜚聲世界的油田開發科技領軍人物和真正的大拿,更是全國石油科技界的光榮和驕傲。

            【公眾號”石油360″版權所有,商業轉載請獲取授權】

            關注公眾號“石油360”,免費領取大量精品石油化工資料:

            2020年7月24日

            0回復"2020全球能源獎,中國石油行業有1人入圍,猜猜他是誰?"

              留言

              ?2015-2018 油趣網,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16057285號-1
              X
              japanese日本丰满少妇

            1. <acronym id="ttkhp"><sup id="ttkhp"><nav id="ttkhp"></nav></sup></acronym>

                  <optgroup id="ttkhp"><em id="ttkhp"><del id="ttkhp"></del></em></optgroup>
                  <span id="ttkhp"><sup id="ttkhp"></sup></span>
                  <acronym id="ttkhp"><sup id="ttkhp"></sup></acronym>